柬埔寨新世代聲音:28歲的他,從鍋碗瓢盆玩到巡迴15國演出

.....

文 | 高捷

柬埔寨的音樂歷史悠久,但因為風格與宗教的關係,往往容易被以為是類似泰國的音樂、樂器。但事實上,除了印度教、佛教千年以來對柬埔寨音樂的影響,近代也因為法國殖民,而讓柬埔寨人的音樂品味有了更多元文化的包容。傳統柬埔寨樂團大致分成五種,有用於皮影戲的「錛別樂隊」*,包含木琴、雙面鼓等,另外還有馬何里樂隊用作歌曲伴奏,除了木琴、低音二胡還包括豎笛與打擊樂器,以及民間慶典、儀式的高棉樂隊、喪禮儀式的樂隊、鑼鼓樂隊等。

多元而豐富的傳統音樂,卻在 70 年代紅色高棉的內戰、共產統治下,讓音樂出現極大斷層,藝術家、音樂家、歌唱家成為被清算迫害的對象,諸多知名歌手、表演者、作曲家都被殺害,直到 90 年代後政府重新組建,並受到西方國家音樂流入的影響,才開始有了新的復甦。

藝術斷層後的復甦

新一代的柬埔寨人,在西方、日韓的流行文化影響下,有著快速的音樂發展與創作,當中被視為當今最具潛力與創造力的青年音樂家 Ly Vanthan(李萬潭),是柬埔寨知名特技表演劇團Phare的音樂創作總監。1991 年出生的他,面對到的柬埔寨,是紅色高棉結束後的柬埔寨復甦時期。在這樣的背景下,誕生於磅清揚省(Kompong Chhnang)的 Vanthan,透過自學,挖掘生活中如鍋碗瓢盆等打擊元素,逐漸展露出自己的音樂天份。在訪談時,不難看出他的年輕(28歲),但提及音樂、提及他的創作與學習歷程,聲音中、話語中滿滿已是理念和多年的經驗累積。

Vanthan 精通打擊樂、貝斯、吉他、鋼琴、薩克斯風、木琴外,也擅長演奏柬埔寨傳統樂器。Vanthan 的父親是一名音樂老師,8 歲時他開始接觸樂器,在家中找尋各種打擊的可能,直到11歲才進入Phare Ponleu Selpak(PPS,Phare 劇團的非營利藝術教育學校)學習。熱衷打擊的他,一開始對歌唱、其他樂器其實並不有那麼高的興趣,但因為沒有足夠的金錢買合適的鼓,他利用金屬罐、鐵蓋來做即興創作,並善用其他各類器具,自己創造出樂器來。

不斷努力創作的 Vanthan

12 歲開始 Vanthan 和 Phare 做巡迴演出,成為音樂家的夢想也逐漸發芽,並希望製作自己的專輯,也因此開始更多音樂樂理、技術方面的學習,因為這是製作專輯更需要的知識。Vanthan 提到,隨著柬埔寨的發展,網路科技也開始普及,學習這件事可以透過網路平台得到更多資訊。然而缺乏老師專業、深度的引導,Vanthan 並不滿足與自己自學。透過 PPS,他前往法國深造一年,第一次離開家。

而這一年的學習,也讓他更去體認到家庭尤其是母親的重要,他希望寫出關於家庭的歌曲,寫出母親對他的支持,他知道在柬埔寨,有無數母親跟他的媽媽一樣,努力撫養自己的孩子長大成人。當然,這些孩子(特別是男生)往往調皮搗蛋或是不聽教誨。

Vanthan 在法國的學習中,首先學習了爵士樂、雷鬼音樂和藍調音樂,去理解當中的自由與即興,並且受到這種自由的啟發,開始嘗試創作。由於過去沒有接受過非常正式的樂譜樂理訓練,他必須依靠耳朵來感受與指導自己。Vanthan 對於自己的創作,會即興發揮直到自己喜歡後才去錄製,透過這個方式,他可以播放給其他人聽,藉此去和其他人交流。

在Phare的演出中看見音樂的震撼

《Sokha》是 Phare 的經典劇本,描述紅色高棉時期 Phare 的創辦人的經歷與故事,在《Sokha》的演出中,音樂是圍繞生活但又帶著恐懼的,來自對戰爭的恐懼,來自對不確定的恐懼,而在經歷內戰後,煥然一新的情緒也跟著音樂祥和起來。演出從傳統的高棉樂到 60 年代的搖滾流行樂,製作過程對 Vanthan 是相當複雜的,尤其配合劇情的起伏,音樂跟特技一樣讓觀眾聽眾感受到豐富、精彩、讚嘆。

 

Vanthan 自由的創作開啟了高棉音樂的更多可能性。在另一個劇本《Khmer Metal》中,音樂更呈現出了各種性別之間的情感流動以及社會現象,男男女女之間情慾的緊張但又帶著刺激,金邊夜店酒吧的放縱不羈。而搭配表演者的動作、特技、行為與話語的音調、聲響,也讓每個細節都真實又豐富。

但要呈現真實與情緒、感受,對 Vanthan 來說,最難的是要運用不同樂器、風格的組合,也一直都是很大的挑戰。不同劇本要融合不同風格類型的音樂,也需要花費非常多的時間與精力。Vanthan 說到,其實就如同幫電影創作音樂一樣,看到故事的價值、核心後,不斷的看著演出去感受。接著必須離開現場,思考、思考,不斷的思考,去想像當中的感覺,然後才能製作出音樂。

《Sokha》的表演中呈現紅色高棉的恐懼

​照片提供:Phare

描述柬埔寨現代酒吧與街頭生活的《Khmer Metal》

​照片提供:Phare

別放棄,持續努力!

從 Vanthan 成長、創作的過程中,除了毅力,還有就是對於音樂的堅持。在新世代的柬埔寨音樂人漸漸興起的潮流下,有更多青年、新創音樂家也正努力創作與打造不同的風格世代,儘管大部分資源、市場、流行元素多集中在首都金邊,但不是金邊出生的 Vanthan 的成就也鼓勵更多人創造可能性。

對於新世代的音樂家,Vanthan 特別提到:「別放棄!要持續的努力、不斷的努力,我的音樂之路中,得到來自家庭、來自 Phare、來自 Phare 以外很多人的支持,所以我希望年輕的音樂家也要一起努力。有些事有些夢想現在或許沒發生,但只要我們持續努力,總有一天就可能會發生!」。

對於 Phare 的演出,Vanthan 表示,Phare 是一個非常棒的舞台跟機會,他可以透過現場表演,讓演奏、節奏更為親近這些觀眾與聽眾。而更多人來到 Phare,看這場表演,認識了他的音樂作品。未來他希望可以做出更多有趣、好玩的音樂。

音樂與劇場表演的絕佳組合

Phare 劇團的表演體驗,結合了特技、現代舞、劇場、音樂、雜耍、傳統舞蹈、繪畫等元素,呈現各種不同的劇本故事。例如改編自知名德國電影的《Same Same but Different》,聚焦於柬埔寨各國遊客和在地人的生活、文化融合,當中有理解、有誤會,也有差異,儘管彼此不同,但在「人」的本質上,則是一樣的。如實但充滿戲劇性去呈現柬埔寨的文化、社會乃至各類議題,也是 Vanthan 與表演者們默契的成果。

Vanthan 不斷努力的話語更具體呈現在他的創作中,他希望他的歌詞主題能夠傳遞這些精神,他創立了兩個樂團 The Phare Band 及 Behind the Shadow,並肩負樂團作曲家的角色。Vanthan 與 Phare 馬戲劇場的海外邀演不斷,至今已巡迴超過15個國家。而他個人也曾受邀國際音樂節,如 Ethno Sweden 2018、Sziget Festival 2019 演出。今年受到「流浪之歌音樂節」的邀請,以獨奏家及作曲家的身份,首次與台灣觀眾見面。

對於第一次來到台灣,Vanthan 當然覺得有些陌生,但是他提到過去曾經跟台灣的音樂家交流過,他對台灣的音樂其實覺得非常有趣,也期待來台的這次機會。

*注:用於皮影戲伴奏的 Pi Phat(皮帕特樂隊),是泰國語念法,而在柬埔寨可以叫 Pin Peat,用途則擴展到皮影戲跟舞蹈、戲劇。在柬埔寨有一說是 Pin Peat 比 Pi Phat更古老。

*此專文先於 9/13 刊載於《關鍵評論網》,點此連結查看。

※主辦單位保留節目異動權利。 The organizer reserves the right to make changes to the event program.

Copyright © 2019 trees music & art. All rights reserved.